我国服装业内忧外患 政策组合拳推动产业升级

2016年11月01日08:11  来源:中国财经报
 
原标题:我国服装业内忧外患 政策组合拳推动产业升级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消费品标准和质量提升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提出服装服饰行业要适应个性消费、时尚消费、品质消费、品牌消费的发展需求,壮大个性定制、规模定制和高端定制产业,以精准设计、精准生产、精准服务赢得消费市场。业内人士表示,在我国服装业处于内忧外患之际,这份高规格《规划》的印发可谓正当其时。

  互联网时代对服装产业提出挑战

  就职于北京一家商业银行的“90后”吴小姐是一位ZARA(西班牙Inditex集团旗下快时尚品牌)迷,她说:“ZARA走个性化路线,量少款多,不等你犹豫,好看的款式一上架很快就销售一空,而且每周换款。”

  受互联网文化的影响,中国人开始强化个性,从“80后”乃至“90后”,每个年龄段都有不同的消费观念,个性化也不断增强。互联网人群的消费倾向,现在又开始重新进入到一个“去品牌化”的阶段,快时尚的盛行正是体现了这种消费观念的改变,消费者不再追求那种高品质,一件衣服不再穿很多年了。快时尚的特点就是一流的设计、二流的做工、三流的面料,因此它的性价比相对比较高。

  北京服装纺织行业协会京津冀协同发展办公室主任单立认为,随着中国经济体量和国民消费能力的整体提升,人们一定会有更多的追求,服装也是追求变化的表现形式之一,人们将逐步告别对服装的生理消费阶段,进入心理消费阶段。心理消费的含义是得到满足感、幸福感,彰显个性、陈述主张等。这些都是非常抽象的概念,它们需要通过具体的载体来表现,比如服装。

  如果说传统的服装消费对应的是服装的工业化大生产,成千上万件同一款式的衣服在流水线上被快速生产出来;那么,互联网时代的个性时尚服装消费对应的是小批量、多频次的柔性生产,一个款式可能就一二十件。中国服装产业的升级、庞大过剩产能的消化,未来将主要依靠这种柔性生产方式来实现。

  单立介绍说,目前北京服装纺织行业协会、韩国服装产业发展委员会以及河北省青县人民政府正在河北青县联合组建京津冀(青县)服装产业卫城经济体项目。整个产业园建成后,落户园区的工厂将包括服装产业链所有环节。园区计划容纳4万人,由4000个生产小组组成,每个小组都将单独地生产服装,以适应碎片化的市场需求。

  单立认为,中国现在的消费观念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时尚消费,另一类是品质消费。以中产阶层为主的人群,由于工作、生活、社交的需求,他们一定要讲究服装的品质。这部分人群目前是高级成衣的消费主力,也是未来定制服装的主要消费群体。

  杭州贝嘟科技有限公司(服装定制电商衣邦人)董事长方琴认为,传统高级服装定制所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价格过高,将潜在具备消费能力的人群拒之门外,有种曲高和寡的感觉。采用互联网思维和工业4.0的C2M(顾客对工厂)模式,高级服装定制的成本和价格将大幅下降。新兴互联网高级服装定制商彻底颠覆了高级服装定制传统门店的经营方式,只要消费者在APP、微信、互联网、电话等端口发起免费上门量体预约,衣邦人专业的私人着装顾问便会上门完成量体、款式面料选择等工作,然后交付经过工业4.0改造的优质服装企业生产,最后由快递配送给消费者。在其后的30天里,顾客还可以享受传统高级服装定制店一样的售后服务。

  方琴预期,未来10年内,三分之一的服装消费将是定制化的,而这其中又有近两成是特定人群的高级定制。

  政策组合拳推动服装产业

  《规划》指出,要加强财税政策扶持。其中包括,统筹利用现有资金渠道,鼓励社会资本以市场化方式设立消费品标准和质量提升专项基金,重点支持消费品领域的标准化建设、质量基础能力提升、质量技术创新和应用推广,引导社会资源向质量品牌优势企业聚集。落实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和股权激励税收政策,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打通增值税抵扣链条,增强企业经营活力等。《规划》还明确要求,在政府采购招投标活动中要纳入有关标准的技术条件和质量安全的有关要求。

  具体说来,在财税政策扶持方面,重点支持消费品领域的标准化建设、质量基础能力提升、质量技术创新和应用推广。对消费品标准和质量提升示范区、技术标准创新基地,比照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享受出口贸易便利等政策优惠。对京津冀(青县)服装产业卫城经济体这样的示范项目,力争探索出一条传统服装产业庞大过剩产能的消解升级之路,通过对产业工人的培训重组,实现以细胞单元结构式的柔性生产代替流水线的工业化大生产,中国服装产业在个性时尚消费和规模定制消费的大潮下势必焕发新的生机。给予这些示范项目财税政策扶持,将加速这一进程,并推动服装产业去产能和产业升级。

  在完善标准质量体系方面,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消费的流行将带来对高档服装面料辅料需求的快速增长,进而带动材料质量要求的提高和纺织产品功能性要求的规范。服装定制消费不仅是一种产品消费,也是一种服务消费,因此相应的服务消费标准化建设和质量基础能力提升也变得更为重要。

  “社会资源将向质量品牌优势企业集聚,对于像杭州贝嘟科技这样的企业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有关专家说。

(责编:孔海丽、伍振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