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溪对话胡社光:无惧炒作说  丢失自我才可怕

2016年12月30日14:02  来源:人民网-时尚频道
 

  行为艺术家胡社光

  受邀前往纽约时装周,是胡社光最近最热的“话题”。

  而所谓“话题”,一直都是胡社光最不缺的东西。成长于草原、留学去荷兰、活跃在国内国际多种跨界舞台。他继承了草原民族特有的粗旷不羁、融合了来自西欧的自由与奔放,多年奔走世界各地的经历又让他多了些“无畏”、“出格”和“玩世不恭”的味道。回国4年,他先后缔造了张馨予戛纳红毯上全球热议的花棉袄礼服、80岁型男王德顺一夜刷遍社交网络的T台大秀,参悟佛家禅意的“窑”、洞悉人性内心的“戒”、反思社会思潮的“囍”……只要他一出手,时尚圈的头条新闻从未旁落。

  与话题热度同在的,是从未停歇的质疑和争议。于设计而言,很多圈内人士表示不屑和不理解;于设计之外,“炒作”、“无底线”之类的声音不绝于耳。春夏秋冬、国门内外,胡社光的每一场大秀都能引起全球媒体关注和网民热情讨论,毫无疑问地成为“全球最知名的秀场主人”。

  ”近期受邀出席纽约国际时装周的消息一经曝光,来自各方的评论一拥而上:‘真艺术’还是‘假正经’、‘搞设计’还是‘炒话题’、‘拼专业’还是‘博眼球’……毫无意外,胡社光再一次霸占了这个新旧交替时期的时尚圈。

  当然,不全是‘好话’,这也是胡社光习以为常的。这次出现在纽约国际时装周,他将会带来怎样‘惊世骇俗’的作品?置身质疑和暗讽的话题洪流中心,他又将以怎样的态度来回应各方声音?今天我就带着这些问题走进行为艺术家胡社光,质疑、征询、求证、辩驳、回击,离开镁光灯的光环,给你还原一个不加粉饰和包装的——胡社光。“

  ——席溪《写在专访前》

  part1: 进军纽约时装周 把所有“不可能”一一实现

  席溪:听闻您将进军纽约时装周,能透露一下您要带去一个什么样的作品吗?

  胡社光:我这次作品的主题叫“微”,微不足道的“微”,英文名是golden wee。微是一个很小的东西,但是只要你把它用好,它就无止限的大,这是我要表达的主题。至于具体的产品系列,就先给大家留一个悬念,但我可以跟大家保证,这个系列首先,一看就是胡社光的作品;第二,一看就是在讲故事;第三,一看就能忽悠人;第四,一看就弄不明白;第五,一看就是赚了钱了。

  胡社光压轴 “2016一带一路国际时尚周”

  席溪:您本身设计的领域已经非常广,为什么又想到去做男装呢?

  胡社光:不为什么,就是想做。我想到了就要去做,人这一辈子,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所以当下想到的就要去做。男装其实我也一直都在做,只是没有这么正规的去做一场秀,我要在上海时装周做一场男装秀。

  席溪:不觉得男装市场的份额很小吗?能保证做这个可以赚到钱吗?

  胡社光:我没去就很小,去了就大了。而且,我为什么一定要为赚钱去做这件事呢?我又不缺钱。

  席溪:就是说,您做男装是更多在于品牌,有考虑过销售的问题吗?

  胡社光:这个其实不用想,关于这部分我先保密。现在还不能曝光太多,年后我会送一份大礼给大家,大家期待吧。

  席溪:就是说您今年要参加纽约、北京、上海三大时装周,作品来得及准备吗?

  胡社光:这个我觉得不是问题,多少场发布会我都做过,这个丝毫不用担心。三场秀我会做三个概念出来。

  胡社光压轴 “2016一带一路国际时尚周”

  part2: 管你谁将成为“胡社光第二” 他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席溪:衣服做得好好的,怎么又想到跟岳老师合作做培训呢?

  胡社光:人生处处都是商机,为什么不给自己的生活创造更多可能呢?我绝对是一个体验派,老天爷给我的任何机会我都会去体验;我还是一个狂想家,有想法就一定要变成现实。以前我的家人也认为我是在狂想,但是我用事实告诉他们:通过努力,狂想也能变成现实。

  席溪:那您做这次课程的初衷是什么呢?

  胡社光:很偶然,本来是两个项目。我和岳老师要一起做培训,正好赶上纽约时装周这么个机遇,我们的第一节课就带学生去纽约时装周学习实践,两个事情就一起做感觉挺好的,所以就这么做了。

  席溪:您做培训也是做跟专业相关的,这样可能会出现很多个胡社光,不担心吗?

  胡社光:那也是一种品牌运营啊,当你走到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胡社光弟子班的成员,这不是无形的证明胡社光是一个很牛的设计师啊。

  行为艺术家胡社光与中国创意化妆造型艺术家岳晓琳

  part3: 首度回应频繁更换合作伙伴 不看重利益只看重“可能性”

  席溪:最近听说您和YVES KEVIN“撕逼”了,是真的吗?

  胡社光:只能说是不合作了。我对这个品牌确实倾注了很多心血,从作品的设计到后期宣传。我用半年时间把这个新兴品牌做到现在的一线地位,各大时尚活动都曾有过它的身影,我自认对这个品牌从设计到运营都是成功的。现在不合作了,只能说缘分到了。人生就是这样,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要做的事,我还有下一阶段要玩的东西。

  席溪:很多人说您身边都是蹭资源的人,不靠谱。您觉得呢?

  胡社光:这个见仁见智吧。当下的社会就是大家都在争取机会,我觉得既然你有这个想法进入到这个圈子想要获得一席之地,那首先必须付出。而且商场如战场,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话,我当然希望身边人都善良,但我们也要面对现实。这算不上什么蹭资源,也不说什么好人、坏人,这就是资源共享。

  席溪:因为频繁更换合作伙伴,所以外界说您性格很怪,您认可吗?

  胡社光:不怪怎么会出名呢?这是其一。其二是他们做得好的话,我怎么会解除合作呢?而且外面都说我身边人不靠谱,是不是靠谱的我得一个个试过才知道。那些评价我的人又没跟我合作过,评价我的立场又何在?我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创造可能性,你有本事也可以去试,或许比躲在暗处“评价”别人更好出名。

  席溪:您捧红的秀场新人接二连三,跟Vatti华帝合作的“界”尤为瞩目,那Vatti华帝那面的市场反应是什么样的呢?

  胡社光:特别好啊。现在,在他们的圈子里,Vatti华帝是一个最时尚的厨具品牌,而时尚这两个字是因为胡社光而得来的。当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厨具品牌要和时尚相结合的时候,Vatti华帝抢先做了这件事,并且效果特别好。

  席溪:也有人说,跟你合作只是短时间知名度有提升,但不会产生什么实际的转化率,这个你怎么看呢?

  胡社光:我不需要怎么看啊,这个取决于他们自己。有平台不会用就是这个道理,我只给他们提供平台,但之后怎么运作很重要。比如张馨予和王德顺老爷子,为什么一个骂的不清不楚的,一个火的不清不楚的,同样是东北大棉袄。

  胡社光“ 界 ”

  part4: 少拿他人经验说事 专心打造属于自己的“商业模式”

  席溪:回国至今,很多人说“胡社光没有商业模式”,您怎么看待这些评论?

  胡社光:其实我特好奇,这些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商业模式”。刚开始听见这些声音我还会耐心解释,现在完全不了。如果你的企业或是品牌多年之后还存在,而且还在行业中保留一定的位置,那你就已经拥有很尖端的商业模式了。一般人说商业模式都是从别人那里听到、学到、模仿到的,然后回来跟我说这才是商业模式。我觉得挺可笑的,我是打造商业模式的,不是追随商业模式的,没有商业模式我怎么能会走到今天呢?

  席溪:那您到底是靠什么赚钱?

  胡社光:稍微简单一点说,如果大家都知道我是怎么赚钱的,那赚钱的就不是我了,不是吗?

  席溪:现在很多品牌都在做合作款,您怎么看待这种模式呢?

  胡社光:这当然也是合作的一种模式。但如果大家都在做,那这种方式也就快走到头了。客户不是傻子,不论什么合作款,都是一种形式而已,最重要的还是产品本身。国内现在很难长期维护一种形式,就像现在的网红一样,很多都已经开始落寞了。

  席溪:也有很多品牌在依靠明星效应,您怎么看呢?

  胡社光:我觉得已经过时了,这是很传统的运作模式。如今,明星代言也越来越不行了,我们的客户越来越聪明,他们也意识到即使明星用过这个东西,这个东西也不见得就适合自己。

  席溪:既然明星和网红模式都在走下坡路, 那您觉得下一个趋势是什么?

  胡社光:我觉得中国市场将迎来的是实打实、脚踏实地做品牌的。品牌不再是虚无的,是有内涵的,这样的环境将会到来。所以中国未来的时代是比较真实的时代,大家真的是凭实力。

  胡社光“ 戒 ”

  part5: 犀利揭露行业发展现状 一味“端着自己”永无出头之日

  席溪:您怎么看待中国设计师品牌的未来?

  胡社光:催账呗,有好的设计师没钱根本做不出来,而且也根本没有平台,中国的设计师是看年份的、不是看才华的,想要走的远就必须有资金做后盾。在这里,你不止要有才华,你还要有强大的资金链才可以,现在就是这么现实,所以挺难的。

  席溪:现在很多设计师新人想要走您的路,有什么想要对他们说的吗?

  胡社光:可以啊,只要有作品就可以。有作品才有话题,才有话题才有关注。首先,你的作品要是好的,否则就算是“炒作”,你拿什么去“炒作”呢?中国这么大,设计师不计其数,但真正能走出来的又有几个呢?还有就是坚持,我坚持的不只是你们看到的这4年,我坚持了20年。最后,永远记住不要把自己端的太高,不要以为设计师就什么都不用做,我也曾经特别辛苦的赚钱,然后才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

  席溪:之前在中国服装市场,可能大众品牌类的销售会多些,但随着大家消费水平越来越高,那未来这个市场会不会中高端的消费群体会更多些?

  胡社光:中国还是大众消费会占主流,中高端的消费群体就不是买国货了,他们就会买国外大牌了,这个观念要转变还需要很久。

  胡社光“ 囍 ”

  part6: 忽悠?炒作?统统都认 能火到今日的胡社光绝非凡人

  席溪:很多人说您并不属于设计圈,您怎么看?

  胡社光:我特别想问,这个“很多人”知道什么是设计吗?或者他们能说出他们认为的设计是什么吗?如果我不属于设计圈,那我怎么做的二十年的设计师,我设计的东西为什么被编入到服装设计和艺术系的教材里呢?我的大秀视频为什么被剪成一分钟一分钟的短视频被收录到中国教育部的知识库里去呢?那你说我到底是不是设计师呢,到底是由谁来给我下这个定位呢,是这个所谓的“很多人”吗?

  席溪:也有人因为看不懂秀,就会说您“靠忽悠,根本不会设计”,对此您有什么想回应的吗?

  胡社光:那我胡社光太牛了,就靠忽悠能走到今天那也挺厉害,能把身边所有的人都忽悠住了。真正“忽悠”成这样那也是一个强者,对于这些人,我只能说谢谢你们把这么宝贵的时间用来评论我,你们才是我最忠实的粉丝,是我胡社光的“托”。

  席溪:最近看到您在举办一个下午茶活动,有人称它为“天价下午茶”,说您是消费自己在赚钱,您怎么看呢?

  胡社光:不赚钱怎么活呢?他们又不会拿钱养我,对吧?他们也每天都是在借评价我来赚钱啊?这不是和我在做同样的事情吗?而且说这些的人恰恰是不会当我面来提这些的,说明这些人都是我的“托”。

  胡社光“ 东北大棉袄 ”

  席溪:现在整个市场包括媒体反应您最让人记忆深刻的秀是“东北大棉袄”和“囍”,说您别的秀是很难超过这场秀的,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胡社光:我每一场都在超越,当初做完“东北大棉袄”时,大家说这是我的极限。等我做完“囍”,大家又说我很难超越“囍”了。接下来,我马上要去纽约时装周了,谁知道下一场秀是什么样子的呢。对我来说,每一天都在超越,没有必要跟自己较劲要去达到一个外人眼中的超越,“东北大棉袄”是外界眼光中最好的杰作,但于我而言我最满意的秀是“刺”的那场秀,干净利落。所以超越不超越这些都在于我自己。

  part7: 压力骂声中寻求与梦想平衡 时尚顽主也有个“慈父”愿

  席溪:每天带着团队做这么多事,会有压力特别大、特别难受的时候吗?

  胡社光:回国做事就压力挺大的,我每天做梦都在想工作的事情。但我又觉得很幸福,因为我每天都有事情做,我最怕我没有事情可做。那你问我压力大不大,肯定很大,中国这么大,那么多的设计师,还有这么多舆论和争议,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很介意这些,但我终究只是血肉之躯嘛,压力还是有的。

  胡社光团队

  席溪:喝酒算是您的发泄吗?

  胡社光:当然不是,喝酒是为了健康,促进血液循环啊。

  席溪:设计师其实是一件特别辛苦的事,那如果不做设计师的话,您会选择做什么呢?

  胡社光:不做设计师的话,会想做一个好爸爸,因为我觉得唯一亏欠的,就是我的孩子。我把太多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事业上,有时候想明白了会发现很多陪伴孩子成长的时间真的是用金钱没法买来的,但是生活就是矛盾的,没有钱的话女儿的生活环境就可能不会像现在那么好,所以就是很多东西都是有舍有得的嘛。而且设计师这个职业本来就是应该我做的,没有什么如果不如果,老天爷给这个职业,我就把它做好就行了。

  叛逆、嚣张、敢想敢做。在话题不断的时尚圈里,胡社光始终都是个“不听话”的典型代表,与专业叫板、与权威抗衡、在云淡风轻中迎接掌声和鲜花,也在嬉笑怒骂里回应嘲讽和质疑。不论是学成归来、初入时尚圈,还是如今一呼百应、玩儿转时尚走红定律。毫不在意别人眼光的他,每次出手却必定爆刷国内外各大媒体,满世界的“吸睛”,不能解释、难以捉摸,留给世人很多揣摩和好奇。

  但是在这些声音中间,也有他二十多年如一日的坚持,和他身负荣耀回国耕耘的笃定,还有对中国本土原创设计的一腔不灭热情。他把所有的“正经”,都隐藏在“不正经”的表象背后,把所有对于时代和社会的反思,都一点一滴地融进了自己的设计里。夸张、炫耀,沉稳、深邃,这里面都有一个胡社光;而你,又看到了多少?看到了哪里?未来,他必然以一个更加“多面”的自己,带给中国人更多属于自己的民族荣耀和惊喜!

(责编:李昉、蒋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