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Dior70岁生日之际 揭秘它的时装档案馆日记

2017年02月16日08:27  来源:BOD
 
原标题:在Dior70岁生日之际 揭秘它的时装档案馆日记

Dior

  “亲爱的Christian,你的裙子有这样的新外观(new look),真可以说是一场革命了!”当年,《Harper’s Bazaar》编辑Carmel Snow当时这样对籍籍无名的Christian Dior如是说。而这句话后来衍生出一个爆炸性的文化现象的专用术语:New Look(新风貌),影响力远远超过巴黎城中被成荫绿树围绕的林荫道。在70年前的昨天——1947年2月12日的Christian Dior首场高级定制时装发布会结束后,Snow的话被一位耳朵尖的路透社记者听到了,数分钟后一则消息传出了蒙田大街30号这位举“街”闻名女装设计师的铁艺窗台之外。

  “蜂腰一握”的Dior廓形解读了世界大战爆发之前的女性魅力,洋洋洒洒挥霍的十几米褶皱,夸张曲线受到画家Winterhalter启发,长达一个月的全国新闻对其发布会的报道,使其在传遍整个法国之前传遍整个世界。一夜之间,Dior成为世界上最声名远播的法国人。长达10年的巴黎德占时期间法国社会奉行节俭,时装编辑们对巴黎魅力再度回归而欢欣鼓舞,但其他人则对此忿忿不平。

  未来总理哈罗德·威尔逊甚至禁止英国版《Vogue》提及这种对国家配给制产生威胁的时装设计,在美国芝加哥,抗议者打出“烧死Dior”的标语高声示威。

  但这位女装设计师在历史上刻下了记号。《Elle》杂志近乎即刻在杂志上登出了女演员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的小腿照片,并建议读者好好再看看,因为可能今后就很难看到这双“世界上最美的双腿”了——因为这位女明星刚刚订购了10条Dior的连衣裙,会将她纤细的四肢隐藏起来,只露出小腿以下。这个战前雇佣了五分之一巴黎人的行业就连Lucien Lelong和他的同行们都没能重振,Christian Dior就像是位“天外救星”。

Dior

  在短短的10年,他建立起全球第一间时装公司,带着他的模特们出现在世界各地,创立从香水到袜类一切产品的特许经销业务,赢得各国皇室与好莱坞明星的忠心,甚至动笔撰写食谱、咨询专栏与回忆录。他在1957年去世时,他创办的这个品牌为法国贡献了5%的国内生产总值。

  先后有6位时装设计师带领Christian Dior时装屋,第一位是年轻的Yves Saint Laurent,他的任期不长。一年之后,24岁的年轻法国女星碧姬·芭铎(Brigitte Bardot)打趣道:“定制服是奶奶们才穿的。”正如历史学家所说,“黄金时代”远去了。

  这个故事,是现代时装传说的肌理,凝结成创意神话的核心。在这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路威酩轩集团(LVMH)旗下时装公司创办70年后,在这个被全球化、科技、消费者价值观转变、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增长不断重塑的奢侈品市场里,这个故事依旧被用来维持Dior的文化与商业无上权威。

Dior

  事实上,在过去3年里,Dior一直努力思考其历史财富的重要性。为了纪念品牌创办的铂金禧年,Dior在地下建立了加持最高端技术名为Dior Heritage的时装档案室,距离公司总部只有一箭之遥。与多数档案馆内冰冷、狭窄、昏暗的环境不同,这个近乎原始般清新的空间就好像奢侈品牌圣地庙堂般的豪华旗舰店,点缀着时装屋的专属标识图案:优雅地布置在布雷西亚(Brescia)大理石上的精致兰花,普罗旺斯人的特里亚农灰(Trianon Grey)墙上装点着你能马上认出的Fontages公爵蝴蝶结装饰镜,琥珀灯光点亮的玻璃柜呼应品牌零售橱窗。这似乎有点夸张,但是确实很少有品牌拥有这么丰富庞大的历史财富,更无说打造专门空间以及此般规模团队所需花费的努力。

  “刚到这里,我第一件事就是去分析New Look,因为这里的资料是在是太详细了,”前Valentino的时装设计师Maria Grazia Chiuri说,她去年开始担任Christian Dior创意总监,当时该时装界设计师更迭变动似乎达到历史最高值。

  “甚至我们的模特也穿不进去了。有时候我们脑海中的New Look实在太优雅了,也是因为战后人们能吃的食物不太多!”回归语出谨慎的状态之前,她笑着说道,“你马上意识到,要做极为接近原版的东西实在是太难了。你必须运用自己的想象力——不是直接看原版的裙子,而是要依靠你的记忆,因为你可以信任自己,做成更现代的裙子。”

下一页
(责编:李昉、蒋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