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拍了六部抗疫音乐电视

本报记者  苗  春

2020年04月24日09:1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拨通郑浩导演电话采访的时候,他当晚将执导他的第六部抗疫音乐电视:由全总文工团群星演唱的《让爱洒满人间》。算上这部,从1月底到现在,郑浩已经执导了6部抗疫题材公益音乐电视,还为14岁中学生裘小艺原创的歌曲《我们值得更好》做了艺术指导。

  热情爽朗的郑浩说,他这一波抗疫作品的发端是今年大年初二中国文联、中国视协等单位发起,成龙、黄晓明、佟丽娅等群星演唱的《坚信爱会赢》。为了支持公益事业,郑浩不计代价就答应下来,自己亲自掌镜,和摄影师一起带了四五个人的小团队就冒险去拍摄。第二部是正月初十前后拍摄的《心在一起》,由蔡国庆和伊丽媛男女声对唱,表达了对武汉人民的支持。还有在央视新闻频道播出的《最朴素的那朵花》,没有出镜的音乐制作人程池自弹自唱,画面用新闻视频和图片来制作,歌颂了白衣天使朴素的美丽。接下来还执导了陈虹颖演唱的《白衣战士》等。最近执导的音乐电视《在一起》,由中国、意大利共24位歌唱家隔空演唱,把《茉莉花》和《今夜无人入眠》融为一体,表达了两国人民携手抗疫、同舟共济的决心,也使郑浩的抗疫作品达到了一个高潮。

  郑浩从业30年,拍过大量影像作品,合作过众多歌手。他认为,抗疫期间音乐电视大量涌现,和这种艺术形式本身的特点有关。音乐电视就是长度三五分钟的小视频,适合新媒体传播,而且音乐电视可以做成类似电影的大制作,也可以由几个人拍摄成技术门槛不高、贴近百姓的作品。疫情发生后,影视剧组停工,不能进行前期外拍,然而,音乐电视却可以用手机拍摄的画面或者新闻素材,进行二度创作,迅速地用文艺的方式实现新闻性的诉求。“音乐电视的多面性、灵活性、接地气以及合理的性价比,让大家这次不约而同地选择这种快捷的艺术方式来传情达意。这也是音乐电视的魅力所在。”这是郑导对音乐电视的理解。

  疫情期间拍摄制作音乐电视,比平时困难很多。郑浩说,疫情防控使拍摄面临很多条件限制,时间紧,任务重。比如拍《坚信爱会赢》时,没有导演助理、摄影助理,没有服装、化妆、道具工作人员,灯光师布好光也要到外面等候。每个演员连录歌带录像,只有半小时,郑浩和一位摄影师各掌一台机器,不能出错,还要高质量完成。副歌段落有合唱,演员却不能在一起唱,郑浩就用分画面的方式,“每个人单独拍,最后合成在一个画面,形成了合唱排山倒海的气势。”他说。

  音乐制作也有难度。比如录制《在一起》时,不但不能集合乐队录音乐,而且意大利歌唱家是各自用手机在家里或者阳台上录制音频、视频,中国歌唱家是用电影摄影机在中央歌剧院排练场拍的视频、在一个空房间录的音频,两国歌唱家用的音乐也不是同一个版本,后期的电脑合成工作量特别大,用郑浩的话说,好比“各家做的菜送到你这里,必须做成一盘大菜给大家吃”。为了把每句歌词和众多歌唱家的演唱融合在一起,郑浩和他的团队耗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郑浩由衷地感谢互联网为音乐电视制作带来的便利,“互联网让我们不仅完成了作品创作,还让艺术家实现了隔空对唱,这在以前是不能想象的。”

  疫情期间的导演工作,给郑浩很大启发。他说,以往很多作品追求高大上,用光、化妆、服装等都特别讲究,但是这段时间他发现,观众需要的不仅是高大上,更需要接地气,也希望文艺作品对现实话题快速反应。另外,观众的眼光现在变得更高,具有了超越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国际视野。近来,郑浩也观摩了很多国外的音乐电视,有的技法简单,但有创意、有设计感,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郑浩表示,“我们的作品有时显得僵硬,很难出新。今后要多做实实在在、真正发自心灵的东西。”

(责编:赵春晓、李昉)